前幾天突然想起關於樂器跟自己的事情。


記得大概從幼稚園吧?

先是在山葉音樂班,跟媽媽坐在一起,敲著電子琴。

班上的老師姓靳讓我印象深刻

音樂班的兒童音樂評估寫著節奏感和音感是最好的

這些事都記得好清楚。

後來上了國小離開音樂班,轉而到對面鄰居一個學古典鋼琴的姊姊家敲著演奏鋼琴(真是太棒的體驗不是嗎)

在國小甚至加入了樂隊跟直笛隊。

之後又到了另一個音樂老師家學琴,他的兒子是我幼稚園同學。

但一直因為家居兩地的關係,練琴總有一點不便,且我也不喜歡練琴,但也開開心心學到了國中

很神秘地,到了國中似乎就是被規定了,得停止學鋼琴,因為要念書了,要準備考高中了,我們家三個小孩都是這樣停下練琴的。

現在想想,國中也沒多認真念書,倒是每天去補習班玩得不亦樂乎。

雖然如此,國中時還是加入了國樂社,跑去拉二胡。後來應該是跟社團老師不合,國三就終止了國樂社的活動。

到了五專,除了漫研社也想加入熱音,可是要有基礎才能入社,就打消念頭,但想不到後來在因緣際會下,進入了口琴社......

也就這樣玩了一年,但口琴社還是避免不了停社的命運。

後來在難得要求下,順利地找到了一個很好的爵士鼓老師,一直學到準備插大、離開家鄉。

一停,就到現在停了四年...............

想起來,生命的每一個階段都有一種樂器在陪我玩耍

這四年,除了假日偶爾返家敲敲琴,好像還少了些什麼

其實最想回去繼續練鼓,不過現狀因為一些因素是有些難實行

所以現在在思考要學樣樂器來陪陪自己。














----





前一陣子一直想著一些事情

想著自己跟音樂還是跟影像比較有緣份

其實也只是對自己的方向迷惘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