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日常 (17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來沒想把寫的時間線拉到這麼前面,但還是想整理之前寫的一些關於他的事。
在09年重新看西甲比賽前,早在很多部落格和網誌看見過這人印象,
大致上就是:拿牌王、很愛往前衝的後衛、活寶(笨蛋?)、熱血份子。聽起來真是靠不住。(笑)
但對隊伍的熱情和對球迷的好也是有所聞的。
而自己看比賽時,也得到跟先前印象差不多的結論。

時間線會從2010年拉起,便是讓我改觀的世界杯。
這期間,西班牙比賽關注最多的就是嫂嫂跟Ramos,前者是因為球技太迷人,後者則是讓我不放心XD
然而,在這段為期不長的大會裡,因為過多的關注,反而看到的是驚人的專注力、不放棄、和美妙的技術。

在這之後,逐漸用了不同的角度看見他。
依然是拿牌王、很愛往前衝的後衛、活寶(笨蛋?)、熱血份子XD
但定位已經變成了可以信任、不斷綻放光芒的白衣軍團新任副隊。

再接下來則是正式被轉擔中後衛的時候。
我喜歡他在邊線奔跑的樣子,但打中後衛讓我更看見他的敏捷和聰明。
場上逐漸成熟的風範和中後位置的漸趨穩固,兩者是相輔相成。
這也讓他在擔任中後衛的賽季寫下很漂亮的成績。而在歐洲杯補上了Puyol的位置,更讓他評價上漲。

他沒有嫂嫂的優雅和沉著,或是像Lahm那樣地令我喜歡的睿智和球商。
(雖然我還是常希望他能秀氣一點XD)
但那樣就不是他了。
我喜歡他在去年歐洲杯進了雪恥的點球後說的:在歐冠的經驗向他說著他不能再承受一次,但他感受到信心,而結果是令他自己驕傲的。
他說博斯克很了解他,花很多時間跟他相處,知道他其實有點瘋狂。
我們知道即便歐冠再上演一次,他還是會去踢點球。
這就是他的方式。不斷地調整再調整,這便是我在整個2010世界杯裡看到的他。
他瘋狂、熱情與對勝利的渴望,使他令人著迷。

2012年的Ramos讓我覺得很不同,甚至覺得他面相都變了(笑)
這細微的變化感覺是源於歐洲杯前他的剪髮發願(?)
我也很妄自地想說不定是跟他的感情世界有關 : P
記得,在世界杯後有一段時間他還有再帶回耳環,頭髮剪了後也又長了。
然而,2012整年,當然耳環不帶有好一陣子了,而頭髮在年中剪了後也沒再讓它長長了。
而他的神情溫和了好多,氣息內斂了許多,整個人也感覺更穩定了。
我不知道他是否收到了什麼樣的啟示或是動力,總之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去年非常地不一樣了。
是令人感到舒服且開心的不一樣。

回歸最初的感動,我喜歡的就是他那份對自己和別人的熱情,以及那笑彎眼的樣子。

曾經覺得同時喜歡Raul和Ramos的自己是不是有點失衡,但這樣寫下來,也許,他們兩人身上還有那麼一些地方是相似的。(笑)

---
新年過後最想寫的居然是關於他的事XD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本名
  • 請輸入密碼:




明天的凌晨,皇馬就要出戰睽違已久的歐冠八強戰,
請一定一定要贏,雖然阿瓜剛病癒,西螺小馬帶傷上陣,賓士休養中,
無論如何,我只知道你們一定要贏。




不太覺得自己是鐵杆球迷,或是Madridista
也不太習慣這樣說自己,但跟同事聊天時,總還是會習慣用"我們隊"這樣的詞
本來以為因為Raul再度追逐皇馬的比賽,會因為Raul的離去而再次漸淡
事實不然,我只是變成大叔多支持了蝦蝦
而在重新看起皇馬比賽時,我又已經不自覺得喜歡了阿瓜、嫂嫂、Ramos,所以我還是持續看著他們的比賽
但還是不太覺得自己是支持者XD(這人好煩)

直到上一場這輪對上希洪...

那天因為太累在上半後面睡著了,
到了80幾分被主播大叫的聲音吵醒,看到比分寫著0-1都傻眼了。
想說拜託別讓魔力鳥的主場不敗紀錄終止,
看到大病初癒的阿瓜在場上,少有出場的Cana很努力,Ramos前壓似乎都去打邊鋒了,到最後連卡西都在對方禁區
但球它就是進不去了...........................

輸球不是末日,但不知道為什麼搶看到最後這幾分鐘的過程
讓我好難過好難過...............orz (上次被巴塞打趴時也沒這樣)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因為覺得捨不得還是什麼................總之我流淚了

那當下我想,我們真的輸不起了........................
嗯,我用了我們了



想到之前一個部落格看到的"討厭他們輸球,因為討厭看到他們難過"之類的話


還我差點衝動想去填版友
後來還是被自己的慣性阻止了



從02後開始看皇馬的比賽,只是很單純地看球,看比賽,因為是第一個知道的隊伍XD、認識的球員也多XD、欣賞Raul踢球的感覺,所以也自然而然會希望他們贏球。
09年重新開始看起比賽,到現在,變成了因為不希望他們輸,所以無論如何希望他們要贏
這心態上雖然還是有差別的....... 

但我還是暫時不會說自己是 Madridista 吧XD(畢竟我很善變:P)


不管如何,殺進歐冠決賽吧!!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成為一個溫柔卻又堅定的人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本名
  • 請輸入密碼:
  • Jan 06 Thu 2011 00:52
  • 密碼文章 2011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cellphone
  • 請輸入密碼:




最近在食用Six Feet Under
所以讓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記得我的國小五六年級的導師,說過一句話:「因為不知道明天會不會就不人世了,所以我會事先寫好遺書。」
雖然我並不特別特別地喜歡這位老師(即使他跟我頗有關係),但不知為何這句話當初十分深刻地留在我的腦海裡。
所以國小時,我寫了人生的第一封遺書。

該說第一封嗎?好像也不完全,我那時分得好好的:給家人的、給死黨的、給自己的(笑)


當然,隨著人生的境遇不同,價值觀改變,年紀增長,想說的、重視的,都會有所不同。
所以之前換個年級,或是換所學校,都會重寫一次遺書。

可有趣的是,因為為了避免嚇壞家人,我的遺書都藏得好好的,藏到甚至於找不到了......................
所以各時期的遺書隱藏在房間私人物品中的某處。
老天,要是哪一天我真的走了,家人一定很想砍我...因為他們可能會一次找到很多份,然後得從字跡或語氣推測那份才是最新的。


不過距離最近的一次遺書重新書寫,應該已經是五專畢業前了.........
然後再也沒思考過重寫遺書這件事
也許是因為從那之後,我把自己搞得像行屍走肉,用醉生夢死矇騙自己。
把自己搞得像死人一樣,是不需要寫遺書的。

 但是這陣子,突然想重寫遺書了。
.......想說我很開心,這樣會不會很奇怪= =|||
 會想寫,表示我重新在乎活著這件事了。生和死是對應,不重視一邊,就也不會重視另一邊。
 

所以改天去買個好看的信紙吧...

但說到儀式這件事
再第一次參加同學的喪禮時,就有個想法。

我絕對不希望,我的喪禮上,是一個根本不認識我的人,帶著不明顯的哭腔、慎重的口吻但卻不深刻地唸著只改過幾個句子的腳本。
也不希望有一團樂隊是在別人說"奏樂"時才有所反應,不想要聽到喇叭吹奏著哀傷卻冷漠的樂曲。
我希望喪禮中說話的是我的家人、我的朋友,甚至是討厭我的人,我希望他們能笑著說、哭著說、或是咆哮。
希望伴隨著我和認識我的人的音樂,是我喜愛的音樂,Linkin' 是我的首選。
最好能在個漂亮的草地,或是山旁................


好吧,寫完的話,重寫的遺書就會沒梗的。

這次寫,我會標上日期。

這樣以後不小心遺書全被找到的話,也比較好辨識了。(笑)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還是忍不住把它弄成動畫檔XD



要看過這三個人版的future has been written才能知道笑點喔XDD
1.gif 


只能說我真的太無聊...
而且截素材是忍不住要說少爺請多多看一下法布XD
多會演啊!!XDDDDD

Heroes如果要拍西語版的,大魔王可以直接撿來演你說是不?(巴)





好吧,其實與其說太無聊

不如說.........
我已經為了隊長和副隊準備要告別感到..............................超‧失‧落啦!!!!






以上。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西班牙   ~~~QAQ~~~~~~~~~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寫之前,

要先對不起從前尚未是隊長的你,以及已經是隊長的你。

還有,請原諒多年懵懂喜愛的我。







----

13歲的世界杯足球賽,我與那廣大的綠茵、揮灑的汗水,和國家的光耀,僅僅在最後一場比賽錯身而過。

那只是一個和姊姊兩人半夜不睡覺的夜晚,看著法國隊的門將精采擋下巴西的攻擊。

當時也只留下──法國足球守門員真的太酷了。這樣無趣的印象(笑)。

就也沒再多關心更多。



之後,直到進了五專,可能是學校環境的關係,班上似乎有不少人在看球賽。

2002那年的世足,同學們的帶動,教室裡的電視,開啟了我好奇的大門。

因為那時已懂得規則,懂得認英文,懂得外國人應該會長什麼樣子(笑)

結果沒有當成一個月球迷(?),我持續地看起了台灣看得到的球賽,英超、西甲、歐冠...

開始認名字、球隊什麼的。

然後,我認識了Raul。


為什麼是皇馬?我不記得原因了,或許是因為當時身邊比較早看球賽的人喜歡的球員在皇馬,所以就多注意了一點?

或許是天注定讓我比較喜歡看西甲?!(笑)  →現在想想說不定是因為懵懂看著02年西班牙對南韓一戰,讓我印象深刻,激起對"西班牙"的憐愛(?)之心(??)

但為什麼是Raul?

我記得原因,因為他是前鋒!(喂)

說正經的,正是因為他是前鋒........

對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很迷你",對,以我的足球智商怎麼想都覺得,以他的體裁當前鋒應該很辛苦,並不特別高、不特別壯,甚至不特別衝。

可是,就是老看到他很拚命地衝,出現在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又如風一般將球送進了球門。

一次又一次的比賽看下來,只覺得他好認真、好拚命、好投入,似乎也很少話、很少摔倒、很少犯規。

就是如此,很簡單地,這人踢球的模樣很吸引我。


但,我的感情很慢熱,也沒有想過這位運動員是明星或是很特別什麼的,就只是看著球賽,看著他們勝利,看著他們退敗。

從沒想過要去做Raul的身家調查XD



然後一直到了插大升學之後,加上台灣不再播西甲。

對於Raul和西甲似乎是斷了聯繫,雖然還是偶爾會去看看一些消息,但沒有看球賽那樣實在的感覺。




那樣淡去的情緒,在去年找到工作後,2009年的4月26日,看到皇馬對上Sevilla,Raul上演帽子戲法的消息,有了變化。

隊長那興奮的表情,瞬間將以前那淡淡的情緒,給瘋狂帶上來。

然後開始我的找資料行動,現在網路方便,找到更多方法可以看到球賽、得知球賽消息。

接著我認真找起了關於隊長的資料,我才被自己的懵懂給嚇傻了。

看球賽的那段歲月,我知道他是個很棒的球員。

看了資料後,才認清他是個"不可思議的球員"。

他的戰績、他的表現、他的品格等等,多少媒體、多少認真的球迷,都給了他極高的評價,愛他的球迷更是將對他的尊敬與愛寫滿了頁面,佔滿我的視線。

看著這些資料、訊息,我的眼淚啪地不停地掉。

在我開始認真接觸球賽時,早已錯過隊長真正輝煌的時代。

我錯過他年少時,跟Morientes一起,雙子星奔馳的年代。等我比較熟悉隊上情況時,Morientes已經被租出去了,我只能記得他是Moreintes,當時的摩納哥隊的10號,是皇馬的前鋒,跟Raul感情很好.......

這麼多東西一挖出來,多少的後悔跟嘆息在我腦中此起彼落。

多少的如果爭相冒出,如果我能再早一點看足球、如果我能在1998年就看起足球、如果我能再早一點認識Raul................

有些東西真的已經很難再追找,即使現在網路再發達,資訊再豐富...



現在,常常會想著隊長就好難過

難過隊長現在的處境、難過我錯過的歲月......

也許隊長都說,他很坦然面對現在的情況

但對一個剛重新在心裡刻上好多感動的我來說,只有一個小小的要求,要求一個小小的奇蹟


那就是能看到更多隊長在場上奔馳的樣子、進球的瞬間,以及進球後燦爛得讓人泛淚的開心模樣。






----
後記。

我到底算不算是球迷呢?
就算喜歡Raul,我都認為自己不是"球迷"
我只是喜歡看球賽。
我只是喜歡看RM的比賽。
我只是被Raúl González這個人給感動了。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有別於魂不附體的2008

2009意識清楚到有時很害怕自己的存在。











2009是頓悟的一年。

我從台北流浪回來,雖然思念也回味跟戲的那段日子,但我還是回來了。
因為"家人",更正確來說是"父母"
我想要改變跟他們的關係。

驚奇的是,原來一整年都找工作不順利,但居然在決心回來後,馬上找到了合意的工作,現在也做了半年。


雖然工作和家都在同一個城市,卻因為距離過遠,無奈選擇了住在外頭。
本來跟姊姊住在一起
但因為各種原因和想法,第一次跟姊姊有這麼大的意見不合和一些危機。
但也為此我學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


在二技快畢業前半年,一直到今年十月前,無法解決瓜的事
也居然一夜之間就想通了。

還有以前幾些該結的恩怨,居然一個個跳出來了結了,而以前只想保持現狀的自己,欣然接受破局、分離、相聚

2009年,努力補過去想做的事
終於能好好專心念日文
找到一個好的老師
出了SPN本
看V6 (笑)

然後遇到了不錯的工作,好的同事

有更直率的想法,但是有些笨的想要破除社會契約(很難XD)

但我還是想做我喜歡的事

當然2009年也有許多令人難過的事,但接受,感謝。




難得想浪漫許一下新年願望。









1. 能夠靜心。
2. 能夠盡力。
3. 能畫更多的畫。
4. 2010能考過日檢一級
5. 賺更多的錢。
6. 我愛、我關心的人能夠健康快樂。
7. 剪更多的Fanvid。
8. 看更多的電影。
9. 照顧好身體。
10. 沒有戰爭減少族群糾紛。
11. 有台新相機*笑












多愛自己一點。多相信自己一點。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才發現自己好像偶爾 (還是經常)有個毛病

就是會忘記要呼吸

然後想起來時大吸一口氣就會被嗆得咳嗽流淚



會不會是因為不習慣用鼻子呼吸害的?









今天去上課,將近半年的時間,第一次要把畫給搬回家

就請老媽來幫我戴

老師要我把上次畫完的圖給拿出來

想說是因為有進步所以要給老媽看一下

拿出來後,我又坐回去磨我的鐵壺

沒想到老師居然說

「這張很漂亮吧。很棒。」


上次畫完時老師只說很好,OK了,可以簽名了。
所以我也沒對那張畫想太多

老媽說,嗯很漂亮,老師說的都有達到了?

「不止達到,而且用了很短的時間。他有這方面的能力。」

雖然我還是默默刻著我的陰影,但其實聽到這我都要哭了。

但是想到今天提早走的妹妹因為心情不好都沒哭了,我現在哭好像太孩子氣,就只好忍住,晃著腳繼續動筆。

雖然老媽還說了什麼,還有我有熱情之類的話

但其實老師那句話,是我最最最需要的。


在固執了五年的時間,終於在今天面對狀況,變向固執
其實我千怕萬怕,想要逃避的正是──我真的有這個本事資格和能力嗎

我知道這些是是要靠些天賦的

以前,語言是大姊的強項
美術像是二姊的本能
這兩樣我都喜歡,就摸著邊想要不妨礙任何人碰到
所以我一直覺得我什麼都沒有

第一次聽到,原來我也是有能力的


我有對電影的痴迷豐富著我
我有對音樂的感動支持著我
我有對繪畫的憧憬鼓動著我

還有偶爾對語文的好奇

原來我不是什麼都沒有的人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03 Tue 2009 23:35
  • 轉念



最近



好像有點消沉

腦子上。



寫不出文可能也有點關係

但是總有些什麼念頭在腦子裡轉呀轉的




為什麼就這麼堅持以後的自己要走這條路

為什麼不是別條路

自己畫下的路線圖真的就能走下去開發下去嗎

到底這些美好的念頭充斥在我腦海裡

是假還是會成真
是夢想還是未來現實


想到之後的種種可能就覺得很害怕


這或許是我完全不害怕2012要人類全毀世界末日的原因
未知的,永遠都比已知的可怖呀,不論已知的是什麼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我的名字+學校+我哥的名
  • 請輸入密碼:



這幾天都還在適應新房間的動線......








今天中午接到老爸的電話

他問:ㄟ你媽媽桌上的超自然檔案第二季是你放的嗎?
我:(驚)耶,我沒收嗎?
他:對呀,放在你媽桌上。
我:我怎麼會忘了收。
他:這是你借的還是租的?
我:那我買的呀。哇,幫我放回我房間好了。
他:喔...不然先放我這邊,有空拿來看。
我:(大驚)可是第一季在我這邊耶!
他:沒有第一季看不懂嗎?
我:應該看不懂吧...
他:沒關係,看不懂我再還你好了。

掛斷電話我馬上大笑XD
老爸你確定要看嗎?!
這是一部充滿怪力亂神的B級恐怖希臘家庭悲劇耶(何)
好吧,說穿了其實我只是害怕我爸跟John爸碰面XDDDDDDDD





然後是關於M的事

看到綿羊告訴了阿逆童年(?)的往事
是說
我以前如果沒去補習補插大的課,就會去找綿羊罵我
罵完以後我就會比較安心XDDDDDD
老天,這是哪來的M








-----
現在還在調適辦公室裡的磁場
但其實跟同事都有點驚覺........
那小小幾坪的辦公室
似乎有兩個宇宙空間XD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需要CPR









果然還是無法好好傳達想說的話?

可是我能說想說的都說了。



也許你會覺得我對不起你
也許你會覺得我背叛你
也許你會覺得我不體諒你



對你會加重金錢壓力感到困惑和苦惱
而思考了好久

一直以為只是之前的地方不好
但其實事實就是我不能跟你們一起生活
如果只是你的話我可以,因為怎麼說都是一起長大的
但不只是你而已,所以有許多方面或許不是這麼的融洽



我會想離開不是因為不想分攤房租
我想離開不是因為覺得小狗或誰煩
我想離開不是因為不再愛你們喜歡你們

就只是單純的生活上無法適應
以及在一切事情觀念上的不合拍

彼此
減少些衝突,減少些心理壓力,多些喘口氣的空間
畢竟跟你們有衝突已經不止一次了
雖然是因為彼此在乎才會心直口快
但也不想總是這樣



我希望我們都能過得很好。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開始動筆寫文了。

終於。

不過要更新或許是一個禮拜一次,因為最近我在加班.....這樣到底拚得拚不贏SPN第五季的播出呀。








這次真是個新體驗。
平常寫文總是帶著發洩與愁悵(我的文辛苦你們了)
但是這次是很確定我一定要為這兩個人說些什麼,或證明什麼。
故事大致的骨架早就已經定出來了,可是在寫第一回時,我的愉悅感是從來沒有在寫文時發生過的。
而恐懼也大過從前,我一而再再而生的思考對話,其實我很清楚我要讓他們說什麼,卻又怕他們說的話會像劇集裡頭傷到彼此,想說又害怕說。
貼出來的也不是現在修過的...
再者,很擔心寫到後面又會情緒失控。我覺得這不是一件好事orz,想要維持著理智到最後(應該說這樣我才有辦法好好寫到最後好好收尾)
可是攸關Dean、攸關Winchester,怎麼想都覺得很難(滅)


大腦先生能不能讓我好好寫完呢?




------
Dean的歸宿
是我一直想要的東西
看著他,覺得這樣傻透了,卻也極為動人。



----
雖然之前噗過
但還是要推一下這部電影↓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DVa2DKSnU0





看了我的眼淚一直啪答啪答掉,就是停不下來



---
話說回來
plurk真是不適合我這款喜愛回首往事的庸人
總是想盡可能回覆所有有回覆我的人
還是這其實要教我如何Let it go??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夢到齋土了。




明明昨天下午還歡樂笑到快吐了,
為何晚上的夢"更歡樂"呢.....orz



這已經是這兩個禮拜來第二次夢到土方了。




昨天夢裡的齋藤和土方其實算是在滿足我的腦袋吧
可能也有近土,但讓我很深刻的是齋土的片段


以下純屬"惡夢",人物形象請自行套上大河的新選組吧




又是新選組與某一群浪士交手,準備來一場突擊作戰。
在快到目的地的時候,土方踉蹌了一下,總司在一旁問到:沒事吧?
土方只是揮了揮手,說有石子。
到達之後,近藤率領了人進了某間屋子。土方則對在自己後方的齋藤小聲說道:我有事要交待。
兩人就留在屋子一旁。
等到所有隊士入屋後,土方突然一晃,一手扶住了牆,一旁的齋藤有些驚訝地看著對方,伸出的手尚未碰到土方。
沒錯,其實土方得重感冒了,只差腦子沒燒壞。
土方說道「等一下作戰就麻煩你掩護我了。」
齋藤默默地點了頭,扶住土方,土方的手脫離牆的支持,不太穩地靠上齋藤。他的右手攬上繞過齋藤的後頸,額頭輕靠上齋藤的右肩。
「島田和總司只要一開始作戰就會非常專注,只有你有這個能耐能同時注意到所有人的動靜。」

「所以只有你能保護我了。」

土方無奈地笑了笑。





然後
俺就哭了!!!


後面好像還有幾段不同的齋土和近土
俺就在夢中一直哭一直哭orz

結果以至於我睡了七個小時起床,還是,爆累。
眼睛也腫了(這就很神秘了)




我的結論是........................

我的怨念是有這麼深嗎?
&
有人要寫些什麼滿足我的怨念嗎=3=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 don't want ten years!


I don't want one year!


I don't want candies!


I want Dean!!!!!!!!!!(口水)





(擦)

再不寫文我真的要瘋掉了











And

I want J2 to be together...(掩面)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國中要辦同學會


距離上次參加應該是專二的事吧



本來覺得國中的人都不見了(其實是自己沒在聯絡吧=..=)

但沒想到,人都波波波地冒出了


不知道,突然覺得很感動(?)


雖然隨著日子接近我就越害怕..="=
可也挺興奮的


總覺得很不可思議

看到對方要說些什麼呢





喔,我在意的還有我能認出幾個人(跪)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