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同一個夜晚降臨

我們手中的樂器響起

我們口中歌曲被唱吟

我們被骯髒的戰壕包圍

我們中央佈著屍體血跡

就算如此

在聲音傳到彼此耳中時

我們是如此心靈相通

如此熟悉

可以握住對方的手

可以直視對方的眼

走近一看

我們是如此相似

然而之後呢

之後呢

還是得踏上塵土

流下血淚

該死的語言隔閡、該死的宗教區別、該死的國家邊界

明明我們是如此相似,不是嗎?



──Joyeux Noël



久違的衝擊
不小心失眠了 
創作者介紹

KURENAI ── 血染殘月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