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開始四個角。

後來三個角。

再後來該死的情況下,只剩兩個點,一條線。

連一幅美好的畫面都無法構成。

對他來說,在他生命中最晚出現的那一角,是最重要的。

從獲得那一刻起,他知道,他該呵護他。

像父親的眼,像母親的臉,他和自己一樣是混合體,和自己一樣有著相同的血液,也許未來更會有相同的記憶。

從屬於「母親」的那一角消失起,他知道,他得用盡心力保護他。

因為父親的訓戒,因為一角的崩毀,因為他看到他親愛的弟弟圓滾滾的臉上佈上斗大的淚珠。以及無法說出任何單字的小嘴,像是要連自己心中那份害怕一起發洩出,哭嚎著。

不能再讓他哭。

再來不平穩的好幾年,他儼然已成了父親的好助手;而他的小弟再也不小了,他瘋也似地拔高,他瘋也似地想逃離父親的掌控,他瘋也似的想一走了之。
他的小弟再也不小了,所以辦到了。

雖然稍微失衡,但他一直深信著,他能在讓一切找回平衡,他們可以完整的。
的確男子漢,說到做到。
但那並沒有維持太久。

從父親為了他早該消逝的命做了交易而償命的那一刻起,他知道,他的生命只剩下他親愛的弟弟。

他們不是「兩角」,而是「兩點」,他也不敢再深信會有第三點出,再次構成圖型。
兩個點需要是線,他一遍又一遍地畫深那條線,讓它融蝕。就像他將心中的愛字,一次又一次的在腦中寫在那場火災後留下的灰燼和殘垣上。

他死命扯著那條線,即使曾一度緊繃地幾近斷裂,但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他修補、他付出、他犧牲、他收尾、他盡其所能的,

一切,都是為了他親愛的弟弟。

他親愛的弟弟。

Don't cry, don't cry, my dear little brother.

Sammy.

他總是動情地,如此呼喚著親愛弟弟的名字。





----
對不起,這篇不是我說的那篇想寫完的衍生文。

只是剛剛回到房間,突然胸口開始發悶,本來只是想說空氣不好,等等就好。
但是看到開心的消息,看到朋友拍得漂亮的照片,還是不住地悶。
結果Sam和Dean的影子就一直浮現。

所以就寫出來了。

當作是我寫給Dean,Dean寫給Sammy的吧。



害我本來要整理房間最後一部份,又告吹了XD
創作者介紹

KURENAI ── 血染殘月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