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他媽的叫做不可理喻的暴行,才不是革命。



看到劉三講古
他說,感到煩只會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因為環境不好,一個是因為心情不好。
他說,上帝認為,煩,就要改變現狀。
如果上述兩個不好你都不知怎麼改變,那你就用心禱告。

所以我只能禱告?

只要想到我站的這塊土地上竟"正在發生"如此殘暴缺乏理性靈性(對不起,地球上生物靈性最低的恐怕就屬人類)的事
就令我噁心的想吐。
然後想到自己只是nobody更讓我想一槍弊了自己。
我們告訴自己,這是人性。
人性是多變不可捉摸且有趣。
突然之間希望自己是無趣的,世界是無趣。

他媽的,我是個人,我只是剛好住在台灣,所以我被稱為台灣人。
不止我,你也是,還有你、你、你,還有他。
我們都只是人。


我現在意外地討厭厭惡台灣,就像我現在討厭自己一樣,可笑。
可笑,一定是因為覺得自己面目可憎,才會覺得身處的環境也如此混帳吧。

創作者介紹

KURENAI ── 血染殘月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