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夢到齋土了。




明明昨天下午還歡樂笑到快吐了,
為何晚上的夢"更歡樂"呢.....orz



這已經是這兩個禮拜來第二次夢到土方了。




昨天夢裡的齋藤和土方其實算是在滿足我的腦袋吧
可能也有近土,但讓我很深刻的是齋土的片段


以下純屬"惡夢",人物形象請自行套上大河的新選組吧




又是新選組與某一群浪士交手,準備來一場突擊作戰。
在快到目的地的時候,土方踉蹌了一下,總司在一旁問到:沒事吧?
土方只是揮了揮手,說有石子。
到達之後,近藤率領了人進了某間屋子。土方則對在自己後方的齋藤小聲說道:我有事要交待。
兩人就留在屋子一旁。
等到所有隊士入屋後,土方突然一晃,一手扶住了牆,一旁的齋藤有些驚訝地看著對方,伸出的手尚未碰到土方。
沒錯,其實土方得重感冒了,只差腦子沒燒壞。
土方說道「等一下作戰就麻煩你掩護我了。」
齋藤默默地點了頭,扶住土方,土方的手脫離牆的支持,不太穩地靠上齋藤。他的右手攬上繞過齋藤的後頸,額頭輕靠上齋藤的右肩。
「島田和總司只要一開始作戰就會非常專注,只有你有這個能耐能同時注意到所有人的動靜。」

「所以只有你能保護我了。」

土方無奈地笑了笑。





然後
俺就哭了!!!


後面好像還有幾段不同的齋土和近土
俺就在夢中一直哭一直哭orz

結果以至於我睡了七個小時起床,還是,爆累。
眼睛也腫了(這就很神秘了)




我的結論是........................

我的怨念是有這麼深嗎?
&
有人要寫些什麼滿足我的怨念嗎=3=

創作者介紹

KURENAI ── 血染殘月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