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食用Six Feet Under
所以讓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記得我的國小五六年級的導師,說過一句話:「因為不知道明天會不會就不人世了,所以我會事先寫好遺書。」
雖然我並不特別特別地喜歡這位老師(即使他跟我頗有關係),但不知為何這句話當初十分深刻地留在我的腦海裡。
所以國小時,我寫了人生的第一封遺書。

該說第一封嗎?好像也不完全,我那時分得好好的:給家人的、給死黨的、給自己的(笑)


當然,隨著人生的境遇不同,價值觀改變,年紀增長,想說的、重視的,都會有所不同。
所以之前換個年級,或是換所學校,都會重寫一次遺書。

可有趣的是,因為為了避免嚇壞家人,我的遺書都藏得好好的,藏到甚至於找不到了......................
所以各時期的遺書隱藏在房間私人物品中的某處。
老天,要是哪一天我真的走了,家人一定很想砍我...因為他們可能會一次找到很多份,然後得從字跡或語氣推測那份才是最新的。


不過距離最近的一次遺書重新書寫,應該已經是五專畢業前了.........
然後再也沒思考過重寫遺書這件事
也許是因為從那之後,我把自己搞得像行屍走肉,用醉生夢死矇騙自己。
把自己搞得像死人一樣,是不需要寫遺書的。

 但是這陣子,突然想重寫遺書了。
.......想說我很開心,這樣會不會很奇怪= =|||
 會想寫,表示我重新在乎活著這件事了。生和死是對應,不重視一邊,就也不會重視另一邊。
 

所以改天去買個好看的信紙吧...

但說到儀式這件事
再第一次參加同學的喪禮時,就有個想法。

我絕對不希望,我的喪禮上,是一個根本不認識我的人,帶著不明顯的哭腔、慎重的口吻但卻不深刻地唸著只改過幾個句子的腳本。
也不希望有一團樂隊是在別人說"奏樂"時才有所反應,不想要聽到喇叭吹奏著哀傷卻冷漠的樂曲。
我希望喪禮中說話的是我的家人、我的朋友,甚至是討厭我的人,我希望他們能笑著說、哭著說、或是咆哮。
希望伴隨著我和認識我的人的音樂,是我喜愛的音樂,Linkin' 是我的首選。
最好能在個漂亮的草地,或是山旁................


好吧,寫完的話,重寫的遺書就會沒梗的。

這次寫,我會標上日期。

這樣以後不小心遺書全被找到的話,也比較好辨識了。(笑) 

創作者介紹

KURENAI ── 血染殘月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