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把我的舊畫挖出來
發現我作畫高峰期是在專一到專二之間
那時畫工已有一定程度
每一張畫畫筆透露出來的流暢度都讓現在的我驚訝、感嘆不已

這樣畫畫一定很開心吧!
我的畫這樣告訴我
那時不論是靈感或穩定度
都一再的暗示著我,那時的我、愛畫畫的我,有多麼的無拘束
那種隨心所欲得自在,那種一拿到紙跟筆的自信
已不存在
那時的我,要求我畫東畫西,我是二話不說
而今卻會說無理無理
那時存有的自信,連自己最不擅長的同人畫,現在的我看來,會疑惑那真的是現在的自己畫的嗎?

其實對於這件事,讓我有想撞牆的衝動
但人是富有記憶的動物
只要我在、只要我肯
我想,我的手,可以再次尋回同樣的感覺與記憶

創作者介紹

KURENAI ── 血染殘月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