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本篇談及個人與布袋戲之間
充滿個人主見與觀點
也許會出現激烈言詞
如果是從霹靂狂刀之後看的人請經過考量後再進入。











怎麼會選在今天說這件,我也不知道。
最近一直在為一些事情做個總結。

布袋戲,從國小一年級開始看,記得沒錯應該是霹靂至尊吧。
那時沒有霹靂台、沒有後援會、沒有霹靂會。
我們家是霹靂會的第一屆成員。
這樣可以算是老戲迷吧。

從國小一年級開始,每天中午走路回家看霹靂成了一個國小生的每日課題。
我為了裡面的人名著迷、為了裡面的木偶著迷。
也為自己是個小一生,聽不懂台語卻可以看得懂他而開心、甚至是驕傲。
媽媽的朋友都很納悶,每次我被寄放到親友家時,他們總是會問:「你喜歡看這個啊,你不是外省小孩聽不懂台語嗎?」
真的,這跟我是誰沒關係,我只是喜歡。
因為電視後來沒有再播,每個週末租個五到十卷的影帶也成了我們家小孩的習慣。
一直到五專之前,除了動漫和聲優,布袋戲也算是我生命的重心。
翻開小時候寫的東西,還曾發現「我一定會一輩子愛布袋戲的」類似字眼。
因為喜歡看,我也回頭看了很多老戲,好比回頭看了霹靂戰將、六合傳、史豔文、一點點的金光系列、黃金風鈴系列。

曾經是如此,霹靂曾經是我的全部(天宇晚了很多年才接觸)

因為布袋戲,我知道了很多同年齡層的孩子不知道的旁門知識;因為布袋戲我承認我台語聽力比較進步(比較聽得懂讀書音);因為布袋戲,我們家小孩愛上了配樂,在霹靂還沒有這麼多商業產品前,我們家小孩拚命地從電視錄下片頭片尾、人物配樂,就是只有小小片段,也興奮不已;因為喜歡布袋戲裡每個人說的話,抄詩、錄對話,至於這些較困難的工作,當初是姊姊執行的。

癡‧狂。可以用在這樣的狀況吧。
如同我最喜歡的小釵的刀劍上刻的字。

在何時,這一切都變了?

是在霹靂越來越商化?
還是因為我們真的是固執不堪的老戲迷?
商化不是問題,商化是讓這令人感動的傳統技藝發揚光大、更為世人認識的好時機。
後者我也不認同,如真是如此,或許在葉小釵傳奇時我就該放棄。

我想,是變化太大。
不是我們太敏感。
人不是常說,一直跟一個人或一直看著一的東西改變,並不會有太大的反應,因為應該早跟著步調走,看習慣了。
是,跟著姊姊,我也是一集不漏一路看著霹靂長大的(請先容許我先說霹靂)
改變太大。
人物的性格,改變太大。
有新的人物出現那我不說,可是許多舊人物,越來越不對勁。
失格,這是我想用的字眼。
許多先天死了之後再復活,像是換個人格一樣。
我看不到原來的那些人。
不是沒有試著看新的霹靂,也曾看過風起雲湧,新人物的故事我可以接受,但只要一看到舊角色,我就難過地想哭,曾有一段時間,我只要看到舊霹靂,就會忍不住想哭。

接下來,就是比較激烈的話了。
如果要讓這些舊角色失格,不如讓他們死了算了!何必放在那邊?是有後援會壓力嗎?
我想,我喜歡這些就角色的程度不下太多人,我最喜歡小釵、我欣賞一頁書、我佩服素還真、我讚賞秦假仙,但那都從前的他們。
何必呢?

有很多從霹靂狂刀開始看的人,都會跑來跟我說布袋戲真的好好看,那時候是真的不錯,到霹靂王朝都還有不失色的精彩。
但我也想對那些人說,最好看的部份在以前。
我也發現,從霹靂狂刀開始看的戲迷,似乎比較能接受更後期和新霹靂。

我不行。

更激烈的可能要來了....

我不能接受因為接觸同人後才愛上布袋戲的人。
動機不純?那不是重點,我也因為動機不純才開始看哈利波特的。
只是,就是不能接受。
我自己也是同人女,我自己也喜歡把角色配對,我也能接受。
但是因為玩同人後才看布袋戲,看了就寫。
我知道,也有人看了越來越愛布袋戲,是愛上了這了不起的藝術結晶。
我想這就跟新飯和顏飯的差別是一樣感覺的。
對於哈利波特,我就是新飯。
新飯這個詞,就是新的戲迷。
顏飯....請自行去尋找詞義。

真的是我太固執嗎?
或許吧。

只是,這個曾經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東西,就在面前流失掉我所看到的生命。
根本無法挽救。

而天宇,是因為某些關係以致中斷,有機會,我還會借來看
因為在斷掉時,我還沒對天宇失望。


也許有人看到這些話,我在想這個人真的是戲迷嗎?

我,曾經是。



剩下對人物無盡的感嘆,就收在心裡吧。

創作者介紹

KURENAI ── 血染殘月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