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回一些地方以前常晃的網址
看到以前發表的一些井昌同人文
看得自己很害羞
同時看到回應也很開心(那些地方的家長都很用心,把回應好好收著)
有人回應真的是最好的鼓勵
而且大家都不吝嗇
尤其井昌真的很少人寫
所以當時在寫真的很感動
但是我現在連個子兒都生不出來
對於井昌的熱情還是一樣的,但不得不說之前因為這份激情壓了好久才有勇氣去下筆
自然就會不斷有念頭產生。就算井昌真的很冷門,但是有這些地方可以讓我寫,開心地寫
熱情依舊,卻寫不出來,我也很納悶是哪一根神經在作祟

真人同人一直都有一股迷思在我的心中。
雖然可以了解寫同人是純粹因為喜歡,是因為自己的興趣。
但總是寫寫卻對架空的定義感到困惑了,對於真人同人困惑了
還是可以寫是真的。但就現況是寫不出來
如同三関文所說
會被現實絆住
我想井昌文也是如此吧

其實不光真人同人,任何的衍生都會讓我這樣的想法
而這種想法像息火山一樣,不定

其實我一直偷偷在吶喊我想寫井昌呢(笑)


果然,還是要歡樂一點看待自己要寫的同人文




創作者介紹

KURENAI ── 血染殘月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