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hirokimi打來講有關黃金歲月,到底仁喜歡光也還是慶光的問題。

然後,我又跟他說,我想做有關近藤跟土方的東西。
其實不管任何有關新選組的衍生故事,除了史料上有記載的事件、人物、結果,我們看到的都是已完結的結果,再創作的故事、對話,是利用事件和結果回去推敲的吧。
在看大河版的「新選組!」我一直很仔細,用心地一集集去思考那個人說法、這個人的行為,到底有多少出入,或是有多用心。而「新選組!」的腳本家三谷,也不虧是大手,大部份都讓我覺得很精準,又很讓人讚同,所以我受了很大影響。
這已是有點跳脫純粹Boys' love的思考,而是單以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付出與愛。
到底到底,在「新選組!」這樣的設定裡,土方到底是用什麼樣的方式與想法對待近藤這麼一個人。
我跟hirokimi說,的確,鬼副長有些行為連我也不敢說很茍同(當然這是站在我不是活在那時的人,我也不是土方的立場下)。
但我卻被「近藤有沒有虧欠過土方?」這樣的想法給框住了
所以hirokimi就這樣一直被我抓著講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話。
「新選組!」裡的土方,讓人覺得近藤就是他的一切。如果失去這個人,他的沒有任何活著的意義了。
也許是這樣吧,我訝於一個人竟可為另一人做到如此地步,所以才會讓我不禁去責問,近藤有沒有虧欠土方,他到底有沒有懂的土方是以什麼樣的心對他?
也許是我太刻求了,在跟hirokimi對話中才自己說出:是土方只想為了近藤,他想搶一步幫近藤扛下一切(不好的)。
沒錯,我說出來時自己也嚇到了。
那如果,近藤這樣回呢?
「我沒有要求你這麼做。」
我們都知道,近藤不會說這種話。所以他還是知道土方的用心吧?只是他知道的有多深?

其實為了一個建構出來的世界,如此煩惱好像還滿呆的,但是是真的很認真地思考。
同時也感傷,也感到不可思議。
突然覺得,自己所做之事,竟如此微薄。
然而,土方給的會不會太沉重了?
結果又陷入無盡思考了。
也許就像hirokimi講的,用心靈交流的人太難看透處理了。

---
因為我想幫大河劇「新選組!」做一個整理。
這就當做小小的前言吧...




創作者介紹

KURENAI ── 血染殘月

kae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irokimi
  • 所以你要辦新選季嗎XD
  • 沒的事...Orz

    kaeide 於 2007/09/14 09:47 回覆

  • 亂弦
  • 等妳的整理喔~~(樂)(對新撰組很有興趣)
    是說我用兩種瀏覽器都看到歪曲的格式怎麼會這樣(淚)orz
    我會努力活著回去找妳的~!!(套在脖子上的繩索繫著生化生理和中藥學)
    啊對了我燙頭髮了喔~(硬是要講)
    另外蜂蜜幸運草的電影很不錯喔~!(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妳喜歡的類型<笑>)
  • 哈哈哈XD我會用龜速的(毆)

    等我再看到尬意的格式會換的~

    回來以後,我都找你看病(笑)

    蜂蜜幸運草我有看一點動畫,雖然不是我的菜,但是我還滿喜歡裡面一些氣氛,還有一些對話的,會想看電影~~~~

    改變造型很好呀~
    我也想剪頭髮><

    kaeide 於 2007/10/10 12:1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